返回

大唐第一隐太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罗求救(1/2)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清晨,东海池,李承道缓缓睁开眼睛,十月的晨风已经有了些许凉意,温度比起往年似乎更低了一些。



    他转头看去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昨晚的话,杨珪媚受了刺激,此时正穿着薄薄的涩衣在屋中悄无声息地做着一些动作,似乎在舞蹈,又似乎在演绎什么。

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在涩衣下若隐若现,抬腿,展臂,拧腰间,春光乍现,眼前这血脉偾张的一幕,再次让李承道开始蠢蠢欲动起来。



    只见他悄悄下床,赤着脚缓缓走向媚儿,如同一只狩猎的猛虎,厚厚的肉垫踏在地上,悄无声息,眼前的猎物完全没有发现来自身后的危机。

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

    杨珪媚刚刚做了一个一字马的动作,冷不防被李承道欺身而上。

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你醒了……等等,等……”



    李承道哪里等得了,也不管杨珪媚在说什么,直接堵住了她的嘴……



    天雷勾动地火,一番云雨后,已经日上三竿。



    “……陛下,你就饶了媚儿吧……”



    酥酥麻麻的声音响起,李承道心满意足地吐出一口气,假装疑惑地问道:“刚才媚儿叫朕等等,到底何事?”



    杨珪媚嗔怪地瞪了李承道一眼,但她这幅生气的模样又勾起了李承道小腹一阵热气,旗帜蠢蠢欲动,有升旗的迹象。



    杨珪媚吓了一跳,虽然双腿和小蛮腰已经酥麻地一丝力气也无,但她还是强撑着起身,抓着衣服往外跑去,李承道一捞,却只抓到了杨珪媚的衣角。



    媚儿一边跑一边回头偷笑:“陛下,叔父已经在外面等您一个多时辰了,媚儿再缠着您,肯定要受叔父的责骂,您行行好,饶了媚儿吧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杨珪媚吐了吐舌头,躲入一旁的小房中。



    “哼,媚儿,你给朕等着!”



    李承道遥遥喝了一句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“汉皇重色思倾国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



    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。



    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



    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



    秋寒赐浴东海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。



    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



    云鬓花颜金步摇,芙蓉帐暖度春宵。



    春宵苦短日高起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



    ……”



    李承道一边吟诗,一边起身,此时早有容貌俏丽的小宫女上前服侍,用热毛巾擦拭其全身,并端上热水和洗漱用品。



    “让杨师道进来吧。”



    桌前放满了丰富的早餐,大概有一百多道菜,蔬菜瓜果,飞禽走兽,各种面食和饼类,加上最新的海鲜,琳琅满目,数量之多,李承道每道菜夹一筷子都吃不完。



    但这是必须的,而且这些饭菜不会因为李承道没吃完而赏赐给其他人吃,李承道吃完后,这里所有的饭菜将会被东厂立即销毁。目的只有一个,不让任何人清楚李承道的喜好,也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在饭菜里面做手脚。



    “臣杨师道,参见陛下!”



    不一会,杨师道进屋。



    “爱卿平身,听媚儿说,爱卿寅时就来了?”



    李承道夹起一块鹅肝,细嚼慢咽,嘴里淡淡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是早到了一会。陛下,有些话,臣不知当讲不当讲……”



    听到李承道起身的话后,杨师道却并没有起身,依旧跪在地上,以头杵地。



    李承道眼睛微微一眯,语气冰冷:“不知道该不该讲?你活了大半辈子了,你现在和朕说该不该讲?”

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能承受得了讲话后的代价,那你就讲……如果你觉得承受不了,那就别讲。”



    杨师道这幅模样,李承道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,无非是觉得李承道日夜沉迷女色,没有把心思放在社稷民生上,准备直言进谏罢了。



    李承道隐含着淡淡杀气的话说完后,整个房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各种看片神器,破解软件,关注微信公众号:极客箱子。

上一章
APP下载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