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侍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12 复制丹三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<!--go-->

    便是自己熟知的万种药草,众多丹方,与之比较便像是一粒沙掉进海中,甚至水花都懒得表示尊重。

    细细一数,丹方之中一共涉及到二十五中药草,可是草药架上竟然有五十几种。

    虽说丹方并不只是列举出草药名,草药大致的样貌特征、药理药性也都涉及一二,可是丹道艰涩,没有印证过的终究只是浮于表面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,秦川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这二十五中药草之中,总计可以分为地风水火四种属性的药草,最后一种丹心果,便不必多言了。

    秦川刚想上前,准备伸手去探查。

    可刚有这个想法,便被余丹制止住。

    他一脸严肃,正色道:“用你的心去呼应,便能感受到丹草的回应,依照自己的感觉,丹道是天道的一种,怎么能够胡乱揣测。你想要怎么炼制,便如何做,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秦川顿时傻眼,什么叫做胡乱揣测?

    想起自己在青山宗时,便是一点一点摸索过药草,便是一丝一毫都不放过,这才打下基础,这些都不是凭空而来,更不是什么胡乱揣测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丹道天赋,或许因为悟性仙缘或者其他原因的变化有所不同,可也不能说是凭着感觉炼制出丹药便是天赋绝佳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印证过便炼制出丹药,那多半只是运起好罢了。

    思忖片刻,抬头看向这个高出自己许多的所谓父亲,“我一定要按照丹方中的去炼制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只要你能炼制出四元丹,且保留有药性。”余丹这时候似乎有些不耐,直接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“丹方中药草,有些是我毫不知晓的,这样一来,不如改良一番这四元丹。”

    根据丹方中的丹药介绍以及需要用的丹草以及草木变化,秦川能推断出这丹药便是以地风水火始终药草为辅材,以丹心果为主材,炼制出一枚丹宝。

    “不要多想,直接开始炼丹。”

    余丹见到秦川眉头深锁,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秦川不知道失败之后会有什么变化,思来想去,最后还是决定依照丹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直接催动地火,因为有灵气入微的境界,所以地火控制极其细微且灵气消耗极少。

    便是这一下,顿时叫余丹闭上的双眼忽然睁开。

    秦川不敢有丝毫差池,因为没有得到印证,每次在拿起似是而非的药草时总是辨认,引得身后的余丹催促。

    地黄草,风铃花,雪灵精,明灯草...

    标准的地风水火搭配,一步一步井井有条地按照丹方中说的做。

    秦川没有一心多用,因为有一些药草自己不熟悉,不敢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好在炼丹之时,余丹只是催促,可没有实际上的动作,这按理说只需要两个时辰便能炼制好的丹药,竟然硬生生被秦川炼制到了傍晚。

    以秦川的灵气控制程度,维持现在的输出也都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他动作稳健,丝毫看不出是初次炼丹之人,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身后的余丹面色越是阴沉,到了最后只剩下失望。

    一直专注炼丹的秦川却没有注意到,从药架上将主材——丹心果,直接从草药架上取出。

    这丹心果形状像是一个鸡心,婴儿拳头大小,通体红色。

    按照丹方上所说,直接取过整个放入鼎炉中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催动好地火,等待丹药成形了。

    秦川心中保留着一部分的希望,自己严格按照丹方所说,没有一丝遗漏,各种迹象也都表明到现在为止,自己的炼制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地火的火光照打在眼中,倒映出神采。

    可很快,秦川心中的希望破灭了。

    丹心果添加进去,不过三息时间立刻发生了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鼎炉先是一阵震动,而后发出怒兽般的轰鸣怒吼。

    动静越来越大,最后砰地直接炸裂。

    秦川有意闪躲,可不知何时身躯竟然不受自己控制,因为靠的很近,直接承受了爆炸的巨大威能,身躯顿时破碎。

    便在意识残留的最后时间,似乎看到整个丹心谷也都被炸得支离破碎,仿佛倒映在碎镜中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一阵不知长短的黑暗,可能是一瞬,也可能是千万年。

    当秦川睁开眼,眼前的场景,又是那个缓坡土丘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道人背对着秦川:“吾儿,你知道我们丹家寨,以什么生存于这片山脉,且受万族供奉吗?”

    两次,三次...

    秦川穿梭轮回之间,已经不知道多少次,渐渐的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看似简单的丹药丹方,可却叫他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巨大的声响使得脑海震荡,秦川叹息一声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便在他要进入黑暗空间的刹那,忽然一瞥一旁的草药架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他内心忽然一阵,顿时有了明悟,脑海之中的灵光像是决堤的洪水顿时泛滥,甚至整片空间炸裂的声响也都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丹心谷果然奇妙。”

    秦川兀自喟叹一声,在这片毫无知觉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我是带着阴阳雷珠的执念进入到丹心谷光阵中,所以这片场景像是被挂钩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更奇异的是,这四元丹看似与阴阳雷珠没有关系,可其中的关键问题却是相似!”

    等到熟悉的亮光亮起,还是那具半人高的身体,眼前之人还是沧桑背影,还是那个微微隆起的土丘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秦川这躯体内的灵魂却有所不同!

    余丹刚要说话,却忽然听到背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们丹家寨,凭借着丹道生存于这片山脉,受万族供奉。”

    “纵观丹阵禁符四道,丹道是最复杂的。请父亲将丹道精髓传授于我,我将会把所有的同龄人,以及其余丹修都比下去。因为我是未来的丹道大师,将来的山寨之主!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成功迈入炼气一层,便是有了与其他丹修逐鹿天下的资格,请父亲给我第一个丹方。”

    秦川不等余丹反应过来,一气呵成直接开口说完,望着余丹目光中的惊讶,不禁开口催促,“父亲,速速将丹方拿来,莫要磨磨蹭蹭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以秦川的灵气控制程度,维持现在的输出也都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他动作稳健,丝毫看不出是初次炼丹之人,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身后的余丹面色越是阴沉,到了最后只剩下失望。

    一直专注炼丹的秦川却没有注意到,从药架上将主材——丹心果,直接从草药架上取出。

    这丹心果形状像是一个鸡心,婴儿拳头大小,通体红色。

    按照丹方上所说,直接取过整个放入鼎炉中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催动好地火,等待丹药成形了。

    秦川心中保留着一部分的希望,自己严格按照丹方所说,没有一丝遗漏,各种迹象也都表明到现在为止,自己的炼制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地火的火光照打在眼中,倒映出神采。

    可很快,秦川心中的希望破灭了。

    丹心果添加进去,不过三息时间立刻发生了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鼎炉先是一阵震动,而后发出怒兽般的轰鸣怒吼。

    动静越来越大,最后砰地直接炸裂。

    秦川有意闪躲,可不知何时身躯竟然不受自己控制,因为靠的很近,直接承受了爆炸的巨大威能,身躯顿时破碎。

    便在意识残留的最后时间,似乎看到整个丹心谷也都被炸得支离破碎,仿佛倒映在碎镜中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一阵不知长短的黑暗,可能是一瞬,也可能是千万年。

    当秦川睁开眼,眼前的场景,又是那个缓坡土丘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道人背对着秦川:“吾儿,你知道我们丹家寨,以什么生存于这片山脉,且受万族供奉吗?”

    两次,三次...

    秦川穿梭轮回之间,已经不知道多少次,渐渐的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看似简单的丹药丹方,可却叫他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巨大的声响使得脑海震荡,秦川叹息一声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便在他要进入黑暗空间的刹那,忽然一瞥一旁的草药架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他内心忽然一阵,顿时有了明悟,脑海之中的灵光像是决堤的洪水顿时泛滥,甚至整片空间炸裂的声响也都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丹心谷果然奇妙。”

    秦川兀自喟叹一声,在这片毫无知觉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我是带着阴阳雷珠的执念进入到丹心谷光阵中,所以这片场景像是被挂钩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更奇异的是,这四元丹看似与阴阳雷珠没有关系,可其中的关键问题却是相似!”

    等到熟悉的亮光亮起,还是那具半人高的身体,眼前之人还是沧桑背影,还是那个微微隆起的土丘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秦川这躯体内的灵魂却有所不同!

    余丹刚要说话,却忽然听到背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们丹家寨,凭借着丹道生存于这片山脉,受万族供奉。”

    “纵观丹阵禁符四道,丹道是最复杂的。请父亲将丹道精髓传授于我,我将会把所有的同龄人,以及其余丹修都比下去。因为我是未来的丹道大师,将来的山寨之主!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成功迈入炼气一层,便是有了与其他丹修逐鹿天下的资格,请父亲给我第一个丹方。”

    秦川不等余丹反应过来,一气呵成直接开口说完,望着余丹目光中的惊讶,不禁开口催促,“父亲,速速将丹方拿来,莫要磨磨蹭蹭!”<!--over-->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