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侍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06 焚衣祭节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江迁一愣,不禁开口,语气中有些疑惑,“何出此言啊少阁主?”

    “其实咱们两个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,一伙的?”

    他目露迷茫,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,一时间有些结巴。“小人在炼丹阁任职十来年,确实是呃,这个,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心中如何做想,也就他自己知晓了。

    “哎,莫非还要王某挑明白了吗?”王壕忽然一板脸,真就像那回事,就连躲在暗处催动着尘丹隐匿气息的秦川也都惊讶,演技不赖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演戏,还是演一个会演戏的人呢,也只有他一人知晓。

    王壕一抬腿,将身侧的一个布裹直接踹倒江迁身前,“你自己看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像是解释的累了有些不悦,板着脸坐下。

    江迁目中忽然震动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?”

    低头一看,暗红血水顺着布裹破损处直接漏了一地,传来阵阵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“秦川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刻意在“秦川”二字上加重。

    “我王壕与家里的老头子也不是不识时务之人,曾家老祖突破到那个境界,便打破了玉簟山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炼丹阁要投诚,这便是投名状!我满足了曾家提出的要求,可是你却在这里糊弄我!”

    “王某现在很怀疑你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,这...”

    江迁方才还收到曾家信息,说计划失败,可是不管炼丹阁是否看破,只要不被捏住把柄就一直潜伏下去,没想到事情有了如此转机。

    他兴奋着伸手去扯开布裹,露出其中身首分离的尸体。“我虽没见过秦川,可却见过他画像,错不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自己这十几年卧底在炼丹阁,当真是日夜煎熬,没说一句话都要在脑海中数次斟酌,生怕引起怀疑,晚上不敢睡得太沉,不敢娶妻,不敢与人亲近。

    只要炼丹阁这事做成了,以后不必再过这提心吊胆的日子,更是有用不完的灵石丹药奖励,纵使自己机缘悟性不足,依旧能...

    想到妙绝处颤抖着手取出玉简,极为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向上头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曾家的哪位呢?”

    “曾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曾球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呃...”

    “是谁在说话!”

    等到秦川从暗处走上前,看着江迁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笑容极为真诚,可落在他眼中却像是被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“秦,秦川?”

    他低头再看布裹中的尸体,顿时显露出黑厮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那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炼丹阁再不济也不至于没有一个阵法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江迁手一颤,玉简直接落到地上,刚想伸手捡起,却发现一把银白色的长剑抵在咽喉分毫之间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自己怕是再也不会碰到这玉简了。想到这里忽然有一丝特殊的轻快,像是解脱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秦川误会了王壕,可没少惹他白眼。

    直到温酒饮干了第三壶,秦川面色只是稍微有些红晕罢了。

    王壕这才直到自己被骗了。

    “狡诈恶徒,没想到你连王某都骗,这就是你说的不会喝酒?”

    他气急,作势拿起砂壶要砸,却见秦川面不改色心不跳,暗道一声无趣。

    “与你这般人做朋友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何解?”

    “没秘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上第四壶,莫要像个娘们一样!”

    “等等,老爹会打死我的!平日里就算拿了一壶都会揪着我半天不放!”

    秦川叹息一声,将储物袋中最后一些丹芝酒直接拿出。

    “喝我青山宗之酒!”

    “你是青山宗之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才知晓?”

    “青山宗秦川?总觉得哪里听过啊。”王壕蹙眉琢磨着。

    “算了不想了,我倒要尝尝你的这丹芝酒如何。”

    他咧嘴一笑,不过片刻便闻到空气中弥漫的酒香,凝而不散,暗道一声好酒!

    放眼望去,玉簟山石壁处同样绝美。

    秋意渐浓,云雾锁着青黛,视线绕过石壁,更觉林木不知有多深,远处浓云封着山隘,山隘不知有多高,轻雾缭绕着流动的溪水,更不知溪水有多长。

    王壕回过神,发现秦川神情怔怔,望着天边出神,刚想出声便又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寒衣节了吧...”

    “寒衣节?这是什么节?”

    秦川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,面色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他缓缓站起身,脱下外面的长衫,一个抬手向着空中一抛。

    等到长衫升至最高点,也不见掐诀,左手呈一柔掌,向着虚空蓦然一托。

    九道火线刹那激射融合,化作一头栩栩如生的蛟龙,正想将衣衫烧去时,面色忽然一动。

    想起父亲说过,烧寒衣时要使用凡火。当时没有感觉,这时候忽然想起不由得有些诧异,蛟龙蓦然散去。

    “凡火?莫非父亲见过这些法术?”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没有深究,这事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想清楚的。

    伸手一捞,将长衫收回手中。

    “壕兄,可有...呃,凡人用的火石或是其他起火之物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火光倒映在秦川眼中,不知跳动的是火光还是泪光,一把抹过,等到火盆中的衣衫烧的只剩焦黑的灰烬后这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还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要喝你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王壕嘀咕一声,这么好的酒巴不得自己喝呢!

    他没有打扰秦川,自顾自地跑去喝酒,不知道是真的贪杯还是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秦川盘膝坐在丹房,心中连道时间紧迫,这玉簟山的局势有些诡异,自己的修为一时半会儿无法提升,只好先竭尽所能地提升外力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的灵石已然足够,炼丹阁更是提供九折的药草,那第一件事便是补充消耗的丹药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就是改良阴阳雷珠!

    这两件事势在必行,同等重要,思来想去决定先炼制阴阳雷珠。

    阴阳雷珠效果极佳,虽说威能不足以奠定胜局,可是胜在速度极快,不用多少准备时间。

    而自己有过一次炼制阴阳雷珠的经历,现在再来无疑要轻松许多。而且听王壕说,丹石绝壁有一奇妙之地,或许可以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撇开那些杂念,看着眼前其貌不扬的鼎炉,以及周遭的药草。

    脑海中未改良的阴阳雷珠丹方,其中需要用到的药草一一显露分化成诸多光点。

    自己融合了近乎万种草木变化,游荡之下好似一个光路环带。

    心中微动,环带上的光点像是摆脱了束缚的饿狼,瞬间扑上原先微弱得许多的光点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次尝试改良,不知道能走到哪一步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秦川全部心神,全部精力在一刹那尽数融入丹炉中,右手一抬,取来三五株药草,直接撕碎榨取汁液落入炉口。

    若是有沉浸丹道多年的丹道大师在此定然会惊叹,秦川已然有了丹道大师的雏形。

    不懂得丹药之人,先要学习草木药理,他们关心的皆在草木之内。

    稍微入门之人,便要知晓草木衍化相生相克,并且尝试炼丹,他们关心的不止是草木之内,还有草木之外的变化之道,可终究是局限在了草木上。

    再进一步,便是秦川如今的状态了,心中没有丹方却更胜有,心中有丹方却更胜无。他的心神落在丹炉上,不再完全拘泥于草木。

    这一次炼丹,秦川炼制了近乎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其中失败了不止多少次,储物袋中只有十几枚焦黑的废丹,大多数情况只是一些药渣罢了。

    秦川披头散发,双目满是血丝,面色苍白。一身衣衫不复原有颜色,一块黄一块青。

    灵气枯竭就使用灵石,或服用回气丹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月的最后一天。外界的天空朦朦胧胧微亮时,秦川这才散去催动地火的灵气。

    等到丹炉的热气大致散去,右手一拍丹炉,顿时飞出两枚通体灰色,纹着头发粗细白丝的丹药。

    放在鼻尖轻嗅,有一个微弱的火石焦臭味,放在掌中掂量,大约一个蚕豆的大小和质量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轻声叹息一声,向着身前猛然一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等到烟尘散去,眼前狼藉一片,一些木石设施全部毁坏。

    “大约炼气四层的全力一击,不够!”

    “只是以我目前的丹道水平,只能做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,何事发出这么大的动静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壕的声音透过特殊阵法传进来。先前虽说也有数次炸炉,可都不及这一次一半。

    屈指掐诀打出一个弧光落在阵法上。

    “秦川这里有个买卖,王兄可愿意做?”他面容有些苍白无力,可从语气中无法听出丝毫疲倦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生意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这几日丹石绝壁有些奇怪,许多人购买丹药都不往丹药铺子走了,而是去往以租借炼丹场地的炼丹阁。

    云间客栈中,一个灰炮道人刚吨吨灌下半壶酒。“我刚才在外头,碰上一个问路的,一看就是个富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只是问个路就白白赏了我二十灵石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伙计,再来一壶灵酒,他付账!”对面一个黑袍道人高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就一壶灵酒嘛,壕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究竟收了多少灵石?我可不信只是二十枚灵石就把你乐呵成这样。”<div _l">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