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侍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00 位列榜首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侍劫 100 位列榜首</div>(小说屋 .xiaoshuowu.)    等秦川将八种药草的药性记于心中,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伸手蓦然抓取,探向左手边!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众人忽然一愣,这个伸手方向赫然是左手边的第一株或是第二株!

    王壕面色更是一白,直呼凉凉,这可是我一天的零花钱啊!看来要少吃顿肉了!

    “哈哈,是我的红月草!嗯?等等...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皆是一惊,却见秦川伸手采下左手边的“红月草”后,手下不停,取出一个玉瓶,掐诀间已然将露水状的青秀华引入瓶中。

    他赫然将两种灵物皆给蟾蜍服下了!

    “呃...”

    “王壕师兄,这可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算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秦川丝毫不知药田外界之人已然炸裂,他一心一意地做着手中的事。玩意隐藏在自己宽大的衣袖中,没有显露出半点身影。

    一百零一,一百零二...

    数字还在增长!

    每一次默数,都伴随着惊叹。

    秦川已然忘了自己究竟融合了多少药草,只知道竭尽所能地去演算相生相克草木变化之道!

    他没注意到,就连那些注意力都击中在他身上的人也都没有察觉,那只蟾蜍因为吞噬的灵物太多,目光之中显露出的宝光渐渐浓郁。

    “秦川师弟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,此花名为毒火花,花瓣似火焰跳动。此花的花瓣微毒,花蕊更是剧毒!我曾经受人所托炼制一枚特殊的毒丹,因此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怀疑他的话时。

    秦川催动的玉彘手化作一股丝线向着毒火花激射而去。可白色丝线刚一触碰到花蕊便立刻腐蚀腐烂,化作一阵烟丝飘散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毒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,秦川再次抬手,可是此次不同的是,玉彘手激射出的丝线极为凝实,若有若无的有些晶莹剔透之感。

    砉!

    玉彘手控制得极为精准,直接将花蕊摄取,纵使丝线上嗤嗤作响冒着青烟,也依旧凝实,一个倒卷落入蟾蜍口中。

    奇特的是,此物对灵气有腐蚀作用,可对生物的作用没有如此明显。

    萧天联原本灰败的目光顿时一亮,心中升起了极强烈的渴望。

    目光死死盯着蟾蜍。“给我死,给我死!”

    可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等到三息之后,蟾蜍除了背脊上有些赤红,像是跳跃的火焰再无异状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双目一瞪脑海一白,顿时口吐逆血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接连惊叹,以为妙绝,双目灼灼地看向秦川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便是秦川本人也都长长松了一口气,有庆幸也有激动。

    秦川知道,便是这一手,便标志着自己的丹道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此举虽然冒险,有很大的可能会失败,可草木、丹道并非单纯的知晓药性加以推理便可以了,更加需要这样的尝试冒险。

    有些事,无法推理,没有冒险印证便无法得到答案!

    蟾蜍吞了毒火花花蕊,原本无害的异兽顿时升起一股异样的气息,伸手抚摸其后背甚至能感觉到一丝刺痛。

    一百零三,一百一十,百八十...两百!

    药田已然过半,可数字还在继续往上涨。

    三百,三百五十。

    花径终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!

    这里的药草更加诡异,极为耀眼,几乎都是赤红色、妖异的紫色。

    此地几乎都是毒草!

    秦川不知不觉好似忘我,接连取来毒草叫蟾蜍服下。

    可不知是因为蟾蜍无意中获得了抗毒的本事,还是因为药草在计算中相生相克达到平衡。蟾蜍竟然没有丝毫萎靡或者中毒的迹象,反而极为精神。

    只是它模样已然大变,赤青紫三色好似天然的花纹布满全身,通体散发着宝光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等秦川将最后一株灵草给它吞服,一脚跨出药田。

    忽然感觉到一股牵引之力,将自己吸入其中。力道极大,纵使有心抵抗,也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嗯?我怎么还在第二阵?”

    就在他落地站定,打量一圈后,赫然发现自己尚在第二阵。

    不是应当进入第三阵吗?

    “哈哈!”萧天联面皮上的褶皱顿时挤在一起,笑的极为阴毒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,忽然听见一声极为震撼的鼎钟嗡鸣声。好似直接烙印在脑海之中,来回荡漾。

    似乎想起了某个传说,齐刷刷看向身后一面毫不起眼的石壁。

    秦川有些好奇众人怎么忽然同时看向一处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第二声钟鸣忽然而来,突兀却极致恢弘,直接在整个丹石绝壁化作一道波纹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这钟声砸到萧天联心中,他目露骇然,再次口吐逆血,蹬蹬退出七步歪哉倒去,只是这次没人再去扶了,皆是沉浸在内心的震撼中!

    这石壁不大,整个隐藏在树荫下,平时没人会去注意。

    第二道钟声响起的刹那,粗糙的石壁顿时剥离下片片碎石,更是咔嚓一声露出其中光滑的壁面以及壁文!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个名榜,其上密密麻麻的书写着百人的姓名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道果然如此,惊叹之下想要看看秦川排到哪里。

    忽然金光一闪,似一把极其锋锐的刀子,直接在榜首上写下——秦川!

    这二字平平无奇,与其他壁文毫无差别,可叫场上之人接连惊叹。

    “第一!”

    “秦川兄弟大才,融合三百六十五种药草,其中更是数种毒草,成功夺下榜首。”

    等众人回过神来看向秦川,却见他一脸疑惑地站着,一只手摩搓着下巴,像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在下王壕,不知道友疑惑什么?”他最是机灵,一步上前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奖励吗?”

    王壕似乎听到了奖励二字,可心头一想,此等高人绝然不像其他人一般好功利。“啊?兄弟说啥,耳朵不好使没听清。”

    若是秦川能听到他心中所想,定然会连忙否定。“不不不,我就是一般人,缺的就是宝物灵石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没有奖励,甚至连半枚灵石的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晃晃悠悠地跨入第三阵光门,心中想着,到时候一定多炼些丹药,将玉簟山的老底子给掏空。

    一股牵引之力顿时拉扯着自己,这已经是第二次出现,并没有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当他一脚迈出,眼前忽然亮起,周遭景象蓦然大变。

    这里赫然是丹石绝壁下方,眼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一旁的侍从见到秦川来到这第三阵,优哉游哉地走来,核对好信息,告诫一番规则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似乎是不知晓自己在第二阵中得了榜首。心道这样也好,省的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第一阵考验的是丹师的灵气控制程度。

    第二阵考验的是丹师的草木辨识、药理与衍化之道。

    这第三阵,便是考验丹师实际的丹药炼制水平。难怪只有通过了第三阵,丹师身份才能被玉簟山承认。

    此阵才是关键,前两阵只是前戏罢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规则并不复杂,可是也有一些限制。

    并不是简简单单炼制一枚丹药,而是通过一场炼丹武斗,只有胜者才能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何谓炼丹武斗?

    炼丹比试有文斗与武斗一说。

    所谓文斗,便是炼丹之时不得干扰。而武斗,却是有一定的出手机会去干扰对手!

    这也使得,第三阵的淘汰率极高。

    二人武斗,留一去一。

    即便是理想情况,也有着一半的淘汰率。可一旦因为武斗皆未炼制出丹药,那么都被淘汰。

    有好事者大量统计了第三阵的通过率,只有仅仅三成罢了。

    秦川一听到武斗规则,双目一凝,目光一扫看向自己的对手,恰巧那人也向自己看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秦川。”

    “武鹿。”

    这人年岁比秦川稍大,大约二十五,六。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肩,似乎不善言辞,只是一个拱手便转过身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秦川心中异常平静,随意找了一个蒲团坐下,看着场中正在比试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很早之前便听说过武斗,可自己从没见过。武斗之法流传得并不广泛,因为其中不确定因素比文斗要多不少。

    说的通俗点就是除了拼本事,还要凭运气。

    秦川一转头,发现武鹿闭目养神,不在意场上的比斗,显然是经历过武斗,或者说曾经参加过第三阵却失败了。

    武斗的规则并不多么复杂,可是有许多的技巧,如何利用好自己手中仅有的几次干扰机会,便是秦川想要尝试学习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观摩学习的这一盏茶工夫内,便有五个次炸炉,只有一个是因为操作不慎,其余四个皆是因为对手出手干扰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得很快,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你是秦川?”就在他看得正过瘾时,一个小童模样的弟子前来询问。

    秦川站起身来,心知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说完递出腰牌。

    “武斗的规则已然知晓?”

    “知晓。”

    小童听到秦川确认,微微颔首。“那便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秦川心中知道他要领路去哪里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便轮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斜眼一撇,发现武鹿跟在另一个小童身后,向着侧方离去。小说屋 .xiaoshuowu.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