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侍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97 测验十阵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秦川闻言,原本平静的面色一动,缓缓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姬新见此,心里咯噔一声直呼不妙,就在他以为皓月剑要斩下,闭着眼等死的刹那,忽然感觉到搭在自己肩上的长剑忽然一松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他把长剑收起,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个呼吸的时间,后背已然被冷汗打湿,等到这时才恍然惊觉,冰冰凉凉的有些刺骨。

    秦川伸手揉开自己蹙起的眉头,默念玄息尘诀,这才将心中的不安摒弃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这几日来一直紧绷着神经,吾辰坊唐老给自己的压力太大。发现有人跟踪之时,还以为是吾辰坊的眼线。

    心中告谦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张口闭口前辈,我年长你不过几岁,你叫我大哥便是。”

    姬新点头称诺,不过开口时依旧小心翼翼。“大哥您这是准备买丹还是卖丹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炼丹,不过还需要准备一些灵草以及一些常用的丹药。”秦川语气之间没有波动。

    “大哥有所不知,现在丹药难以买到。姬新倒是知道一些门路,可是比平价要高出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如果您是丹师的话就不一样了。只要通过丹石绝壁的考验,取到玉簟山的丹师玉牌,便能以平价购买到一些常见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我要先通过测验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等二人站定,秦川取出二十枚灵石递给姬新。

    姬新接过一数,目中闪动着后退几步作揖一拜,道谢一声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刚走几步又折了回来。“大哥要是还有不明白的,可以去小玄关处寻我。”

    小玄关是什么地方,秦川自然知晓。

    二人兜兜转转了一大圈。姬新更是留下一个简易地图,一些重要的商铺都做了标记,容易分辨。

    虽说姬新先前报价十枚灵石,可估计是担心报价高了触及自己的底线,反而赔了小命。

    心思一转,秦川平静踏入阁楼之中,正是丹师考验的报名之地。

    这里的规矩并不复杂,取出五十枚灵石交给老者,心神一动,将信息烙印在他递来的玉简上还回去。

    老者看也不看,将玉简丢入一旁的火炉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只听到极轻微的声音,红色的炉火冒出一股青烟融入阁楼正中的晶石板上。

    此时战事吃紧,就连玉簟山训练的修士军都有些不够用,甚至征兆了一些临时队伍前去镇压,更不要说平日里就紧俏的丹药了。

    许多外来之人买不到丹药,只好尝试着通过丹师考验。就连一些玉簟山之人,平时没有理会这考验,也都在这段时间中纷纷前来。

    平时冷清的阁楼顿时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目光一扫,晶石板上的名字不断跳动,估摸着等轮到自己,还需要一刻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随意走到一处小角落,取出蒲团坐下。

    周围之人有些诧异,似乎没想到有人会随身带着蒲团,匆匆一瞥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很快,等秦川将状态调整至最佳,晶石板上已经出现自己的名字。收起蒲团,神色平淡着朝侧门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门外的世界被一团烟雾笼罩,白茫茫的一片。秦川心中警惕,可依旧一步迈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没想到雾气只是薄薄一层,只是用来遮蔽视线的,小走两步直接穿过。

    这里是石壁半腰处,身前是一个断崖,距离对岸约莫两丈左右。两侧皆是呼啸的风声,拍打在坚硬的青苍色石壁,仿佛万鬼哭嚎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怎么做,只要想办法去往对面就行。”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,顿时将秦川吓了一跳。冷汗刷地留下,竟然有人不知不觉间到了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蓦然回头才发现,说话的是一个模糊的身影。似乎感受到秦川忽然紧绷的神经,他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禁吓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老前辈,您是说只要能想办法到对岸去就算是过了此关是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丹石绝壁的丹师考验一共有十阵,唯有通过前三关的才能被认定为玉簟山的丹师。”

    老者见到秦川不慌不忙地想办法,不由得提醒道。“怎么样,小娃儿想到办法了吗?这第一阵只有半盏茶的工夫,要是超过时限可是要判负的。”

    “左右不过两丈,不如我跳过去?”秦川心神一动,面色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哦?有好些人也都这样尝试了,可是这风太大,我还未见有人这样成功呢。”

    秦川轻呵一声,知晓这方法绝难成功。既然是丹师考验,自然难以凭借蛮力化解,至少不是自己现在的修为可以办得到的。

    这第一阵看似没有规则,其实处处充满了规则。几乎是自己能想到的特殊方法都会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“小友莫急,若是真的想不出法子,可以试试跳过去,不过要摆正姿势,莫叫自己摔的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秦川听到他的话,不由得问道。“要是摔下去,你们会救人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几百年间,还没有听说过谁在第一阵中意外死亡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老者虚影说话之间,便看到秦川向着他一把抓去。

    老者面色一动,似乎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快便能看出端倪。就在秦川右手触碰到虚影的刹那,他嘴唇微动,声音细若蚊蚋。“小娃儿不错...”

    秦川大袖一卷,将虚影绞碎留下的白色雾气尽数捏在手中,竟然没有被风吹散丝毫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我所料,这是——云来石!”

    其实在老者现身之初,他心中便隐隐有所猜测,不过为了探查出更多消息,没有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这云来石倒是一种奇物了,据说只要是凡间寻常石头被风卷走且在一年之内不落地,便能化作此物。

    因此这云来石不惧风,更是形如云雾,这才有了“云来石”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既然看出了门道,秦川不再犹豫,将灵气尽数灌注在其中,抬手一挥做一撒网状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云来石朦胧的白色雾气凝实,铺陈开来化作一条白色石桥连接两岸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在一旁定然惊呼,这一手看似简单,可是若非掌控灵气达到入微,随心所欲的程度,几乎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秦川不再犹豫,一脚踏上云桥,平静迈步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这丹师考验的第一阵,说来玄奇,只是考验两点。第一便是,能否能看出这虚影是云来石所化。第二便是,灵气控制是否精细。

    不论是百峰论丹还是玉簟山的丹师考验,皆是涉及这一点,灵气入微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就在他右脚迈上对岸的刹那,眼前场景忽然一变!

    “咦!这是!”

    一步踏出,身后的断崖场景纷纷破碎,眼前的这一幕更是惊奇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处花田药海,各种各样的灵草蔓延直至天际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各坐着数十人,身边都有一只异兽徘徊。一眼望去,稍大一些的像是角鹿,鹰雀之属,稍小的像是巴掌大小的蜘蛛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见到秦川进入此地,看他是第一次来此,冷漠着脸往这里走来,好似不耐。

    “去领一只异兽安静等着,这几日参加测验之人太多,我不想一个个说明白规矩,你自行领悟吧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秦川多做询问,他身子一扭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左右一扫,当见到一个青年身前的地摊时,目中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,我是第一次前来,这里的规矩不太懂,这异兽有何作用啊?”

    “二十灵石...”

    青年嘴边叼着草根,晃晃悠悠靠坐在老爷椅上翘着二郎腿,眯着眼睛惬意自在。

    秦川蹙眉,没想到接连碰到几人都是如此不靠谱。心中有些怒气,可并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二十枚灵石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苛刻的条件,可也不能没有摸清楚情况便给了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中年男子牵着红绳,向这边靠近,绳子那头是一只蔫吧着脑袋的猞猁,气息异常萎靡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见你是第一次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秦川来到这第二阵后还是第一次听到正常人开口,不由得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哎!这就难怪了。”中年道人叹息一声,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日也与小兄弟一般,可恨这些人玩忽职守,更是监守自盗!”

    “这异兽平素里是不需要花费灵石的,可是自从山北兽潮异动,许多人参加丹师测试,他们竟然擅自将此作为谋利手段,实在可恶!”

    “若是刘关张三家之人,他们绝对不敢如此!”中年道人倒是个见不惯世间污浊丑恶之人,指着眼前这青年鼻子大骂。

    “杂毛老道,你说完没有?”

    青年见有人戳轮胎,原本慵懒神情顿时阴翳,因为被点到了痛脚,目中更是狠厉之色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他原名曾误,是曾家支系族人。

    曾家作为刘关张以及唐家四家之后的第一大家,在玉簟城中手眼通天。身为曾家子弟,虽说仙缘不佳,可是也混了一份轻松的活计。

    可那些微薄灵石哪里够自己在玉案阁风流快活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