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完美隐婚,律师老公不太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1,相亲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月湾咖啡厅,苏锦一进门就瞧见了那个相亲对象。

    他正坐在向阳的9号桌上。

    身上穿的是一件大海蓝的衬衫,没系领带,发型清爽,五官端正,淡淡的阳光照在他脸上,衬得他冷峻毕露。

    乍一看,威势十足,竟惹得边上几个年轻小姑娘频频侧目。

    这人,的确长着一副好皮囊,怪不得王阿婆一个劲儿的向她夸:

    “你只要见,保管觉得好。那种人,只有他挑人,没人会挑他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看来好像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门口,有道长廊镜,苏锦转头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。

    长款黑色雪纺衬衣,底下配一条白色九分裤,露着白藕似的胳膊,最能显示女性魅力的中发被她扎成了马尾,清水芙蓉似的脸孔,没上妆,显得素净清秀。

    先头,王阿婆一个劲儿的叮嘱她:“去的时候,打扮打扮!那孩子眼界高着呢!”

    她没打扮,素面朝天,这才是最真实的她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苏锦!你是靳恒远先生吗?”

    苏锦走了过去,声音温温婉婉。

    正在用手机看着股市行情的男人抬起头,看到她时,目光闪了一下,站起时收了手机微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让他那显得疏离的脸孔多了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靳恒远!苏小姐是吗?请坐!”

    靳恒远很绅士的给她拉开椅子,嗓音低低富有磁性,极为好听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苏锦坐下,点了一杯咖啡,呷了几口,才说话:

    “陆先生的一些生平,我多少听王阿婆说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男人正打量她,她有点不自在的捋了捋耳边的发。

    相亲相亲,总得让人看的。

    好在,他的目光并不让人觉得讨厌。

    “哦,不知道王婆是怎么自卖自夸的?”

    靳恒远挺风趣的反问。

    苏锦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其实她所知甚少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今年三十二岁了是吗?”

    比她大了足足六岁,算是个老男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见到本人,看着挺年轻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像陆先生这样仪表堂堂的男士,怎么会至今未婚?”

    “工作太忙,耽误了,等到想要结婚的时候,才发现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异性,孩子都满地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靳恒远微一笑,喝了一口咖啡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对相亲对象有什么要求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求不高!”苏锦说:“品性要正,责任感要强,必须忠于婚姻。”

    “对车房没要求?”

    靳恒远睨了一眼,那一眼,好像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苏锦微微笑了一个。

    现在女性找老公,车房已经成了标配,哪怕在这样一个小县城:女孩子谁不想嫁个家境好的男人,把日子过舒坦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会说结婚是女人第二次投胎?

    第一次谁也没得选择,第二次必须千挑万选,这要选错了,那一辈子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只是苏锦的心,早死了,如今的她,相亲,只是为了给母亲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没要求。”

    她吐出三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淡淡的咖啡香,飘散在空气中,两个陌生的男女,不咸不淡聊着天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苏锦看了一下手表:

    “靳先生,该了解的,我们都已经谈了,如果你认为我们合适,我想明天就去领证。”

    靳恒远眉一挑,但笑不笑:“苏小姐就这么急着结婚,不怕我是骗子?”

    苏锦淡一笑:“王阿婆眼光一向很挑,她介绍的人,一定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苏小姐就这么相信王阿婆?”

    “我信。另外,我妈妈得了肝癌,晚期。她希望在临走之前看到我找到一个好归宿。在时间上,我耗不起。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没有人肯这么草率同意婚事的。

    苏锦以为他会拒绝,这样她就可以顺水推舟了,王阿婆那边也好交待。

    “明天不行。明天我要出差,这几天都会在外地。要领下午就去。”

    靳恒远看了看手机上的钟点。

    “你要没意见,我现在回去拿证件,两点半,我们在民政局见。”

    苏锦:“……”——

    题外话——

    待续……

    新文,全新尝试,喜欢的亲请多多支持,谢谢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