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完美隐婚,律师老公不太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718,意想不到的婚姻41她想疯一场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脸上带着伤,衣服上也蹭破的厉害,以这样一副模样回到别墅,自是惊吓到了姑姑。

    邝美云是姑姑从小一手带大的,她那能耐,姑姑是知道的,小时候体弱,后来练强健了,不管男女,谁也休想伤了她半分。哪怕在部队,她都没怎么受过伤,今天瞧着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手上还蹭破了皮,她惊得不得了,一见到她就扑过来问: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脸孔怎么紫成这样了?拓”

    想碰不敢碰,姑姑急得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邝美云把姑姑拉进客厅,把昨儿个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照实说了惨。

    “怕你担心,那会儿,护士和我说,老彭情况不太妙,手术还在做……所以,我瞒了你,今天才知道是那个护士搞错了,老彭是受了点伤,但不是特别特别严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呢?那几个人为什么要把你们往死里撞?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姑姑听得声音都发了抖,只要一想到昨儿个她差点就失去了这个相依为命的侄女,她就好一番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和那地图有关。”

    邝美云轻轻道,没意外的看到姑姑的眼色一下又骇然了,声音跟着扯响了:

    “又是因为地图。”

    姑姑抚了抚心脏,惊站起来:

    “我就说,我们不能再和那玩意儿有所牵扯了。那是一个能害死人的东西。不能再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了。”

    邝美云吐着气,把自己知道的,彭柏然说过的,统统的一五一十的,前后联系着分析着理了一遍:

    “如果,事情真如老彭所说,我见过那个幕后人,不管我参不参予这个案子,都已经躲不开被杀的命运。为了保全自己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老彭,把那个幕后人找出来,否则,我们永远宁日。姑姑,回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这个道理,你应该是懂的吧……那个幕后人,很丧心病狂的。已经害死不少人了。”

    道理是这样一个道理,可是……

    姑姑一想到死去的兄嫂以及父亲,再看看眼前伤成这副模样的侄女,心怎么能定得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怎么会见过那个幕后人的呢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没问老彭吗?”

    姑姑真想埋怨,这么重要的事,她怎么就不去弄个清楚的呢?

    “他本来说回工作室后再和我细谈的,结果遇上这一摊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医院这个情况,她哪可能再从那个生气的男人嘴里挖到什么,不被凶就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姑姑神情一凛,手指一指外头: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那老彭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在医院好好照顾他?要不是他,你哪还有命在?”

    姑姑想不通啊:

    “这是回家来拿住院需要用的东西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邝美云说的很轻,心下觉得,再这么说下去,保不定就要被姑姑骂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硬着头皮说出了大实话:

    “我没打算回医院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彭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姑姑太不明白了,这个时候,最是患难见真情的时候啊,她那是什么想法,居然把人扔在医院不准备搭理了?

    “老彭有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道。

    姑姑立马警觉了,直叫:

    “有人照顾?谁呀?”

    “他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淡一笑,往沙发上一靠:

    “所以,我留在那边不合适,还不如回家好好休息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姑姑马上惊叫了起来,更把眼睛瞪得

    圆圆的:

    “你把老彭留给那个女人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我留,他们本来就是一对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你呀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姑姑气得直指她鼻子:

    “真不知要怎么说你才好,这么好的机会让给别人献殷勤,你长得这是猪脑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上前去拉人:

    “走,快回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邝美云把手抽了回来,态度是很坚决的: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男女朋友,我去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她轻轻一叹,随即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傻是不是?你是他孩子的妈。他这么豁出性命的救你,若不是对你另有想法,你觉得他会这么做吗?一个人在遇上危险的时候,出于本能,都是自我回避的。除非他很在乎这个人,在乎到可以为他舍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姑姑坐到了她身边,道出了她的看法:

    “所以,我觉得老彭心里肯定是有你的。而你在这个时候,舍他离开,你让他怎么想?”

    邝美云扯了一下唇角:“姑姑,他救我,仅仅是因为小胤。他亲口说的,孩子可以没有父亲,但是不可能没有母亲。”

    姑姑听着愣住,想了想后,还是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不对,肯定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想一想吧,如果他要孩子的话,凭他的地位以及实力,难道没有女人给他生吗?

    “我想,只要他肯,要多少孩子他就能养活多少。

    “小胤是很好,但是,他俩的父子感情也就这大半年里培养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样一份感情真的会让他愿意为了孩子不能失去自己的妈,而甘心舍了性命的来护你?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太可能。唯一的可能性是,他看上你了,所以才会这么的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她仍然坚持己见,并且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邝美云皱了一下眉,想到了之前那个男人说得那些似真似假的话,感觉吧,那人对她好像还真有一种极为复杂、又极为矛盾的感情,否则,他不会冲动的说要和她领证,又因为她的不愿意而收回了那个说法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昨儿上午去季北勋工作室时,他又说了那样一句话:“我可以改变你脚下正在走着的路,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今天呢,他又半是玩笑又半认真的吓了她这么一句:“邝美云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救命之恩通常都是以身相许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对她有想法了吗?

    可如果有,那他和那个女人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他俩关系那么亲呢,她可是看得真真的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的,越想,她就越糊涂了,越弄不明白那个男人心里是怎么一个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了这么多,你到底有听进去没有?”

    姑姑见她走神走得那么厉害,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“姑姑,我有听到。可我觉得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低低的说:

    “我亲耳听到他们说要再个生孩子之类的话的,你这个推理,肯定不对。”

    对此,她没法抱希望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啊,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。

    所以,她做事,从来是脚踏实地的做事,不敢有过多奢求。

    “正不正确,去问个清楚明白不就结了吗?现在最最关键的是你对他是怎么一个想法,还是和之前一样吗?云云,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对他动心了,否则,你不会露出这么一种六神无主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从小看着长大的,姑姑一眼就把邝美云的心看透了:

    “你吃醋了是不是?留在那里觉得很难堪,所以就逃回来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红云不知不觉就在她脸上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想承认

    ,可事实上的确如此,她是因为受不了他们的亲密才躲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脸红了,脸红了……”

    姑姑瞧着这光景,忽就抚手笑着拍了起来:

    “芳心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姑……”

    邝美云尴尬极了,脸臊得不行,根本就没法镇定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在我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……既然喜欢了,就该为自己争取一下。如果真弄错了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姑姑是大力支持的,之前不看好,现在是越来越看好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来给你敲敲边鼓?”

    姑姑一点一点引导着:

    “最坏也就像现在这样了。你自己想一想,万一你理解错了呢,万一他对你也有意思呢!现在只要你们两个大人当中有一个人先破了冰,也许就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。不光你们自己衬心如意了,孩子也有了一个完整的家,你说,这种事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邝美云咬唇,心,一下子就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啊,人生哪得几回疯?

    也许她是该不切实际的去疯一场。---题外话---

    明天见。

    |  |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