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完美隐婚,律师老公不太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正文 707,意想不到的婚姻30他们之间的距离,是何等的遥远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酒精害她脑子慢了好几拍。

    等她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时,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在回程时,竟一直一直靠在他身上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哦,y-god…惨…

    当她意识到自己将他视为了枕头之后,身子猛得就坐正了,由于反应过猛,居然就撞到了另一边的车窗,砰,声音响得不得了,于是,她的脸孔不知不觉就了起来拓。

    “呃,我……我醉得都不知道……自己在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她结巴的想解释什么,脑子嗡嗡的就作响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应着,心情奇怪的愉悦着,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着。

    “把孩子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她连忙把小胤托给他,并不客气的非要自己抱,也确定在有点醉酒的情况下,不宜好强的拿儿子的安逃也似的逃了去,心尴尬极了。

    彭柏然看在眼里,不觉勾了勾唇角:其实,被她靠着的感觉,一点也不排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女人了:

    从去年回国到这次再次来中国,已经大半年时间了,他一直在忙,先是忙萧璟欢的事,然后忙英国那边案子的事,抽空他还得去陪活一天就少一天的邵锋,居然就把自己生理上那种需求忽略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刚刚,闻着她身上那股子淡淡的女人香,他的身体上竟起了几丝动,呵,他是不是该找个女人,慰劳自己一下了啊?

    也不知为什么,他在想到“慰劳”两字时,竟起了一点小小的心虚感。

    为毛呀?

    没婚姻束缚的他,爱怎么玩就怎么玩,爱找怎样的女人那全是自己的自由。

    心虚?

    太莫名其妙了吧!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这个女人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他甚是无语的抱着儿子出来,冲那满天的星星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邝美云逃到自己的房间,将自己锁进了洗浴间,镜子里,那个双颊发红的女人,是自己吗?

    她纳闷极了,也就一不小心往这个男人肩头上靠了一靠,至于脸红心跳么?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她的心,狂跳不止呢!

    太没道理了。

    之前,她和关以隽走那么近时,被他抱,被他亲时,都没这么心情反常过。

    太怪了太怪了!

    她想不通,放了一浴缸的水,将自己沉在其中,想冷静一下,好好的捋一捋头绪。

    可靠在那里,她想到的是什么?

    是那个男人那具结实精健的身子,在清澈的海水里哗得钻出来时的光景:肌肤是古铜色的,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着呼之欲出的力量感,被阳光一照,铮亮铮亮的……

    原来,靠在上面的感觉,竟会那么的好……

    哎呀,她在想什么?她在想什么?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想着想着就想歪了,只能拍着水面,将自己的思绪给拍断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邝美云去晨跑,才走出房门,就看到彭柏然带着儿子下楼来,身上穿着父子运动装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一起去跑步……”

    儿子奔过来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再见这个男人,邝美云颇有点难为情,但彭柏然神情淡淡的,似乎早已把昨晚上发生的那点尴尬的事淡忘了。

    她见状,暗嘘一口气,跟着就把那点别扭情绪给驱散了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是靠了一下而已嘛……

    新一天,就这样在一家三口的晨跑中开始了。

    晨跑,用早餐,居家过着不同以往的小日子,生活在千千万万人的日常中演绎着各自不同的人生大戏,这出戏,怎么演,如何演,全在自己。

    邝美云觉得自己的人生戏,貌似进入了另一种境界:每天吃饱喝足了,看那对父子互动,成了一种常态,并且,成了一种视觉享受,生活因为有他们在,而变得无比的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姑姑从苏州回来时,邝美云正在客厅看儿子和彭柏然下棋,三个人无比和谐的坐在一起,家的味道,就那样原汁原味的呈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进去之后,先和他们打了招呼,而后悄悄的把邝美云拉进了自己的房间,一合上门,不等她说什么,就兴奋的叫嚷了起来:

    “苏州那边出大事了。你还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那语气透着一股子神秘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邝美云眼见得姑姑双眼发光的样子,好奇心跟着就被勾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高家被爆偷税漏税,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。这事才被曝光,紧接着高家某子公司被披露草芥人命,两年前一尸两命,弄死过一个快要临盆的孕妇,还害得孕妇的丈夫成了脑瘫,最后却用钱堵住了知情人的嘴。这一次,那些知情人也不知怎么的,其中一个良心发现了,告发了高氏,目前,涉案的几个高氏主要案件参予者全被警方请去问话了……我听说,这一次,高家得玩完……”

    姑姑不是那种爱兴灾乐祸的人,本来新闻嘛,看一看,听一听,了解一下,事情就过去了,但,这一次这件事不太一样,谁让高梅害惨了她家美云,听得他们家落了难,她当然高兴。

    “最有意思的是,那个高梅早年时候叛逆和很多富家子弟胡搞的事,全被狗仔给挖了出来,现在正遭受全网的口诛笔伐呢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豪车俱乐部那边,那个坑你的富二代已经在网上公开倒歉,承认自己的刹车是被作了手脚的,还承认自己之所以这么做事,全是因为受了高梅的好处,故意整你……呵,瞧你这茫然的样子,一定没看新闻吧!”

    姑姑高兴的嘴巴都快抽了,之前她们家云云,可受了他们太多委屈,今番可好了,轮到他们倒霉了,想想心里可舒坦了……

    “解气吧!我一知道这些消息,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,想想还是没打。我估摸着你肯定不知道,所以想给你一个惊喜……”

    邝美云脸上自是浮现了惊讶之色,她还真没有看新闻。

    闻言,她忙转身把自己的手提电脑给打开了,一查热搜,呵呵,还真是,高氏企业十有八~九得破产,高梅呢,更是被人骂惨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在想啊,高家的那些个事,会突然被人挖出来,有点邪门啊……思来想去,我琢磨了很久,哎,你说,这会不会是老彭干的呀?”

    姑姑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邝美云想到了之前老彭对儿子说过的话,心里明白的很,但嘴里没说什么,只细细的看网上那些网友的评论。网友一致觉得,高氏这一次垮得这么快,应该是有厉害的人在背后故意整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我去问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合上笔记本,心里颇为急切的往客厅走去,却没有看到彭柏然,只有邝胤一个人在研究棋路:

    “小胤,你爸爸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外头接电话了!”

    邝胤的注意力全在棋盘上,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邝美云找了出去,只听得他在阳台上淡淡的说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也得看对象。高家有这样一个下场,全是自找的……不让那个女人吃点苦头,她还以为自己就是人尖里的人尖,尽只知道欺负人……什么时候该收手,我会和你说的……不弄死她,至少得让她脱上一层皮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听得够明白了!

    果然是他在背后做的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,心情复杂极了——那些在她看来惹不起的人物,在他,就能悄无声息的左右了他们的命运——看啊,他们之间的距离,是何等的遥远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靠着的确很安心舒服,但是,那个距离,却是跨越不了的啊!

    这时,彭柏然注意到了她,却并没有急着挂电话,又说了几句,才结束,而后,他在那里点起了烟,闲闲靠着。

    然,这吞云吐雾的模样,越发让她觉得他是那样的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终于,他淡淡地问了。---题外话---

    明天见。

    |  |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