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守到情来:小秘书逆袭豪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37章回礼@@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    曲盈盈神情恍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坐在床上发呆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林逢在搞什么飞机,明明知道她是偏向顾景延那边的,还毫不避讳地提醒她关于“回礼”的事,就像是让她当传话筒一样。

    是林逢太自信,还是他觉得她太蠢,太相信她了?

    她无力地往后躺倒在床上,到底通知不通知顾景延呢?

    她在床上滚了又滚,最后还是拿起手机给艾欣发了个微信。

    艾欣很快就给她回了,因为当年的事被人翻出来,为了防止别人拿这事威胁,艾欣就请了病假,一直呆在家里,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是无聊的很。

    “这些男人就是无聊,送礼,呵呵?有多少无辜的人受牵连?”

    曲盈盈对艾欣的话深表赞同,但是她们对这些都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,各自发完牢骚,就互道再见,艾欣答应她会提醒顾景延,而且不告诉顾景延是她说的,就说是开宇调查出来的。

    艾欣还说她幼稚,越来越蠢了,曲盈盈抚摸着小腹,智商都给肚子里这个了。

    最近广大吃瓜群众有福了,顾氏的花边新闻那是一个接着一个,跟电视连续剧一样,让人看了这集想下集啊。

    现任顾夫人涉嫌杀人上位,当年干掉了和自己的竟争对手,偏偏顾老爷深爱那个女人,所以这些年才一直呆在国外不回来,与顾夫人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“豪门深似海,还有人专往火坑里跳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人上位有点过了吧,这是犯罪,她不用负法律责任吗,不可信,不可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你知道什么,杀人下毒这些手段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什么,人家有钱什么不能摆平啊。”

    头缠纱巾带着墨镜的顾母坐在角落里,听着这些议论,恨不得冲上前撕烂这些人的嘴。

    林逢悠然地朝顾母的方向走去,从从容容地坐下问:“顾夫人怎么有空来龙凤阁?”

    顾母没有摘下墨镜,而是压低声音质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干什么?”林逢挑眉仿佛听到了好听的笑话,面露嘲讽反问,“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顾母恼羞成怒,却依然不敢高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我不认识什么林倩,你想报复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林逢冷笑一声:“那你来这做什么?如果你是清白的,你可以对媒体澄清啊,来找我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顾母被问的哑口无言,握着茶杯的手指指节泛白,语无伦次地反驳道:“我们顾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,不要以为你开个小酒楼就能和顾氏集团作对了,之前的水源事件你都自顾不暇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顾母当年能想出那样狠毒的主意,这个人还是有点智商的。

    林逢脸上全是讽刺和不屑,要不是她有个好儿子,恐怕早就被他整得比咸鱼还臭。

    而且,他要的可不是她一个人毁灭,他要的是整个顾氏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钱,你开个价?”

    顾母见他不说话,以为他被震住了,急忙抛出诱饵。

    林逢掩去眼底的鄙夷,假装很感兴趣地问:“顾夫人能给多少?”

    顾母松了口气,有的谈就好说,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,她就知道自己没记错,那林倩不过是个孤儿,哪来的弟弟,怕是猜到了什么想敲诈她。

    今天他敢吃这钱,明天她自有办法让他把钱吐出来。

    顾母无比自信,大手一挥说:“五百万,以后这事你就不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顾夫人的声誉只值五百万吗?”林逢手指敲打着桌面就像是敲在了顾母的心上。

    顾母险些想把茶水泼到林逢的脸上,她扫了扫四周的人,最终隐忍了下来,压抑着心底的怒气低声说:“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林逢突然哈哈大笑,引得周围的人把目光投向这里。

    顾母飞快地拿起包遮住脸,气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逢起身弯腰靠近顾母,目光幽深带着几分玩味,低声说:“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当年的事,但看你对这件事的在乎程度,我想可以确认了。”

    顾母脸上青白交加,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林逢却不肯放过她,伸手摘下她的墨镜,将脸凑近她眼前说:“好好看看我这张脸,是不是每晚都会做恶梦梦到这张脸,这些年你过得太舒服了,是时候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把墨镜丢到桌子上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顾母手忙脚乱地戴上墨镜,拢紧头上的纱巾,避开众人的目光小跑向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曲盈盈对这一切一无所知,如果知道了也要说上一句活该。

    她这些天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了理,觉得当年的事有很多蹊跷之处,为什么林倩和顾母都刚好怀孕,为什么林倩收到邮件郁郁而终,邮件上都写了什么,为母则刚,既然林倩当初为了孩子隐姓埋名退出争斗,怎么可能为了封邮件就活不下去了?

    那封邮件到底是什么内容?

    而且林倩的孩子呢?去哪里了?

    曲盈盈想到那些照片,林倩的样貌在脑海里与林逢重叠,她忍不住小声嘀咕:“姐弟俩长那么像,是龙凤胎吗?”

    为什么她有时觉得林逢在某个角度和顾景延也很像呢?

    难道林逢并非是林倩的弟弟,而是她的儿子,和顾景延同父异母?

    一旦有了怀疑的种子,曲盈盈就一发不可收拾,还给艾欣打电话咨询了情况。

    艾欣听她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无语地说:“你有点常识好不?如果他和林倩是龙凤胎,他现在应该多大了,姐弟俩长得像很科学,收起你那不靠谱的脑洞。至于他和顾景延是不是同父异母,你弄来他的血液样本或者头发做下dna鉴定不就行了吗?不过,曲盈盈,咱没事能不能少看点连续剧,以后孩子也像你脑洞大过天际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而曲盈盈自从怀孕以来,情绪根本不受自己控制,挂断电话,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脑洞有理,急冲冲就去找林逢了。

    林逢刚和顾母不欢而散,心情晦暗,见到兴致高昂的曲盈盈脸色稍缓,语气温和地说:“都是做母亲的人了,跑这么快做什么?”

    曲盈盈这才反应过来,一边喘气一边拍了拍肚子,低头对着肚子说:“宝宝,真是棒棒哒,够皮实。”

    林逢愣了愣,露出无奈宠溺的笑:“你倒是会自娱自乐。”

    曲盈盈撇撇嘴,要是都像你和顾景延,每天都阴沉着脸,跟谁欠你们几百万一样,这个世界就太灰暗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来找林逢是有正事的,刚只说到林倩怎么那么巧就和顾母都怀孕时,林逢就接到了个重要的电话,转身去了里间。

    “喂,李叔,你最近身体怎么样,在瑞士那家医院呆得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林逢脸上是从来没有的恭敬和孺慕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苍老无力的声音:“少爷,我看到国内的新闻,顾家的事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林逢没有否认,轻轻地说了句:“是,我不想姐姐就那样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。”李叔的声音充满了慈爱和怜惜,“当初你发现了你姐姐的存在,就一直想要报仇,这件事自有人去做,你现在收手来瑞士来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接下来林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,电话那边传来一声长叹,最后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林逢表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亲人对他来说何其的重要,他甚至没有见过林倩,顾母就剥夺了他享受亲情的权利,他心里如何不恨?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转身走到了外间,正看到曲盈盈支着头在打盹。

    林逢不禁摇头失笑,这会儿功夫就困了?

    曲盈盈听到动静睁开眼,站起来迷迷糊糊地说:“我们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林逢抬手打断她说:“不用了,我暂时不会再放什么证据对付顾母了,你不用这么紧张,也不要想太多,对胎儿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曲盈盈有些愣怔,她有说什么吗?林逢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?

    不管如何,林逢能暂时收手是好事,顾景延那边也能松口气,抽出手对付高家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顾母的事没有了后续,顾母再次趾高气扬地高调出门,穿梭于各种宴会,逢人便说媒体无良自己有多冤,收获了不少同情,不过大家更多的是心照不宣,顾家势大业大,大家乐意捧着而已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们很不满意啊,虽然新闻没有了,但是各种猜测铺天盖地,如果不是有人压着,恐怕警方真要介入调查顾母杀人上位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顾景延再次收到了份录音,正是顾母找林逢谈判给封口费的那段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听完了所有的对话,薄唇紧抿成一条线,录音笔在他手里转出了花,最后“啪”地落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开宇不敢开口说话,毕竟涉及到顾母,他不能随意议论是非,单就顾母每次见艾欣时的态度,他就对顾母尊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上次让你给顾老头寄的东西寄了吗?”

    顾景延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开宇急忙点了点头,上次收到那些关于顾母往事的证据,他照顾景延的命全给顾父寄去了,现在顾父应该看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看顾景延的意思,这个录音也要寄过去?

    果然被他料中,顾景延把录音笔扔给他说:“这个不用了,明天我去趟美国,给老头子一个惊嘉。”

    开宇无语,这不是惊喜,是惊吓吧,只是这个时候离开,高家那边怎么办?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